關於那個讀寫障礙的孩子──續篇

【關於那個讀寫障礙的孩子──續篇】

文│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

關於喜閱樹,我最常分享的學生故事並不是有一個孩子他有多麼優秀,而是這個讀寫障礙的孩子。

剛開始他來喜閱樹上課時,他連一篇200字左右的寓言故事都很難看完,對閱讀排斥得不得了。他的媽媽說,他自小從來沒有自己看過書,看到書就丟掉,長大後這個問題更嚴重。媽媽還不知道他的孩子有所謂的「讀寫障礙」,只知道他的孩子很不愛看書,閱讀能力很不好,以致於影響到他的學習狀況,自然也影響到孩子的自信心。媽媽很想解決這個問題,因此送孩子來上課。

先天有讀寫障礙,後天不愛閱讀,讓孩子的問題全面影響到他的學習狀況。然而孩子不會表達,只一逕地排斥,也未曾有老師跟家長提及這個問題,家長也無力解決。上兩堂課後,我發現孩子有這個問題,於是跟媽媽聊過後開始幫這個孩子上家教課,希望能把他的閱讀理解能力全面提升到他的年紀該有的程度。

後來成果顯著,一年的時間,孩子的閱讀理解能力不但從大約小二、小三的程度提升到小五的程度,也因為他的閱讀理解能力增強,在學校裡開始受到老師的稱讚,不但學習自信心增加了,也開始願意閱讀純文字的長文。後來,他甚至開始讀起了《貓戰士》。媽媽聽到時簡直覺得不可思議,這樣的結果是她原先不敢想像的,但這孩子的確跨越了自己的讀寫障礙,在學習上有了全方面的進步,也越來越有自信。

後來這孩子怎麼了?

接下來的一年,我不再為這孩子家教,我讓他在小六時進入我們的中階閱讀班,跟著團體班開始上課。他在團體班裡頭明顯是有底子的孩子,畫下重點的速度又快又精確,更增加他的學習自信心。接著國一後,我詢問媽媽要不要讓孩子試上我們的高階班?如果可以的話,可以選擇高階班比較簡單一點的文本,搭配著中階班難一點的課程上。孩子接受挑戰,開始來上高階班的課程。

高階班的課程並不容易,和中階班很親和的文章相比,高階班的文本最少是2000字以上,最多到7000、8000字以上都有可能。再加上一堂課裡常會搭配其他影片,是多元複合文本的整合。在概念的討論上也比較困難,因此孩子若沒有達到一定程度,我不見得會推薦高階班的課程給孩子上。同樣地,我也不確定這個孩子是否能跟上高階班的課程。

試上了一堂課,我找到了適合孩子的方式。他在理解上吸收這堂課沒問題,但要他寫完學習單可說是不可能,因此我只要他看完後在文本上面畫下每一題的答案,並做記號。他找到了答案,便也可在後頭討論時順利地參與討論。而孩子比我想像中聰明,這堂課裡頭多元豐富的題材引起他濃厚的興趣,他覺得上這個課雖然困難,但卻非常「有趣」,因此他開始來上高階班的每堂課,從不缺席。

最近一次的課程,我選了一個挺難的文本,光是文章就有七千多字。其他的孩子倒是都習慣這種閱讀了,所以大家照慣例拿到文章和題目就開始看文章、找答案、寫題目。而我注意到這孩子的反應,他看著那麼多頁的文本發呆,然後嘆了一口氣。

我說:「這次的文章比較難,而且文字很多喔!」
他:「嗯。」
我:「那你要放棄嗎?你也可以現在回家,今天先跳過這堂課沒關係,這篇文章對你來說可能太吃力。」
他說:「不要。那我找出答案劃線就好,可以嗎?」
我說:「好。」

然後他看完題目,拿著螢光筆,開始在文本上一行一行地畫下重點。或許不盡然全部找到,而他其間也休息了好幾次才繼續下去,但他看完了,也努力畫下重點了。在一個小時內,一篇七千多字的文章。

我給他放棄的機會,但他選擇堅持下去,挑戰自己。

我常問自己,做喜閱樹,什麼是我最想要的?究竟我這裡和其他做「閱讀」或「語文教育」的機構有何不同?

我常在想: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然後把他教育成菁英當然很好,看著他有成就我們自然也會很有滿足感。但天下英才自己本身就是英才了,就算不是我來教他,難道他就無法靠自己得到那個成就嗎?這個答案自然是否定的,真正的英才不需要我,他也可以靠自己很有成就。

但許多孩子並不是。比如說,天生閱讀理解能力差的孩子,如果沒有經過細膩的訓練,他可能一輩子閱讀理解能力和學習力就是那麼差。所以如果能經過一系列有效的課程訓練,真正把這些天生能力沒那麼好的,甚至很差的孩子,也提升到一定程度,這樣的課程對我而言才是真正有意義的課程。

我不管別人如何,也相信台灣還有許多角落有許多老師在做跟我一樣的努力,但這就是我創辦喜閱樹想做的事:訓練起更多孩子的閱讀理解能力,進而增加他們的學習力,讓他們不會窮極一生不管再怎麼努力,都只能落後於那些天生的英才。

教育是希望,但真正對孩子有幫助的教育才會帶給孩子真正的希望。現在為這孩子種下的希望,希望將來也可以和更多老師一起,種到更多孩子身上。

閱讀與表達》孩子面對作文不知道要寫什麼時,該怎麼辦?

【孩子面對作文不知道要寫什麼時,該怎麼辦?】

文│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

  我很常被家長問到的一個問題是:「老師,我的小孩子寫作文時,都不知道要寫什麼,怎麼辦?」

「孩子們不知道要寫什麼」這可說是一個常見的問題。造成這樣的現象因素很多,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:這個孩子對周遭人事物的觀察較弱,也比較沒有感受力,因此我們應該自小就加強孩子對這個世界的觀察和感受。因此我們閱讀與表達的第一堂課,就是希望能夠透過繪本和繪畫創作,來打開孩子過去的生活經驗及發揮他們的聯想力,並用繪畫的方式表現出來。

我們從「四季」開始說起,這兩本繪本都提到跟四季相關的主題。在《樹的一年》這本繪本中,就是用樹的顏色變化,去看看四季的顏色到底是怎麼樣?另一本《小鼴鼠看四季》則是以描述小鼴鼠所見,帶孩子們看看在不同的季節裡,有哪些不同的自然的景物。

在剛開始的時候,我帶孩子們玩一個很好玩的遊戲:我在紙上畫上不同顏色,代表不同季節,然後請孩子們去猜猜看各是哪個季節。孩子們猜完我的,就畫自己的,再給其他同學猜。而在每一個孩子心中的四季,顏色和感覺都不太一樣。

比如有一個孩子他用金色畫了夏天,另外一個孩子則用金色畫了秋天。用金色畫了夏天的孩子說:「因為陽光很大,所以我覺得夏天是金色的。」用秋天畫了金色的孩子他說:「因為有落葉,還有稻子豐收。」所以他覺得秋天是金色。

從上述例子可知,四季的顏色非常豐富,它們會在孩子心中形成不同的形象,產生出不同的創作。在玩完這個小遊戲之後,我再帶他們看繪本,最後請他們用自己的方式,去畫出屬於自己心中的春、夏、秋、冬。

有孩子一樣畫樹木,但在畫樹的時候,就用不同的綠色去表現春天、夏天和秋天。春天的樹葉是青綠色,夏天的樹葉是濃綠色,而秋天則黃色的樹葉來表現,最後冬天只剩下樹枝。這裡頭已經表現出孩子對自然細膩的感受與觀察。還有另一些孩子用他們會做的事情來表現四季,比如說夏天的時候很熱,有一個孩子就畫吹電風扇、吹冷氣、吃冰淇淋,或者是爸爸帶他去釣魚和玩水。他們會使用每一個季節在他生命中的印象,去表現出不同的春夏秋冬。

我們希望孩子未來能夠多在創作上進行發揮,或者應該是說希望孩子能夠打開自己的感官經驗,去感受這個世界,這對他的生命來說是很重要的,並不只是對寫作有幫助而已。而父母如果在此方面能夠多帶領孩子們觀察、多引導思考及討論,對孩子來說也會是蠻好的奠基。

而我們的閱讀與表達課,也會運用各種方式,或是閱讀不同的繪本,讓孩子把他心中的感覺去表達出來,並能打開自己,去看看這個世界。

談談教育》教育如何讓學生不思考?

【教育如何讓學生不思考?】

文│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

你有沒有發現,孩子們天生是熱愛學習的。小時候不用教他們學,他們從各種感官的觀察裡一路學習,小腦袋瓜一直動啊動,像海綿一樣吸收這個世界的一切。然而進小學後,許多孩子們學習的開關逐漸被關起來。他們對「學習」不再有熱忱,他們從學習的現場逃離了。這究竟是為什麼?

當初會想做喜閱樹,有一個很重要的初衷。之前在學校教學生的時候,我發現孩子們從國一到國三有一個很重要的變化,就是當我問問題的時候,國一的孩子們都會說:「我!我!我!我要回答!」在這樣的課堂上,你會覺得孩子是一直在思考的。可是到了國三以後,他們的回應變成:「……」(不說話)在課堂上,老師即使問問題,回答的永遠只有那幾個小孩,其他的小孩就是一副那種「你給我正確答案就好了啊」、「我不知道我要回答什麼」的模樣。

我覺得,這樣的狀況真的很讓人心痛。我看見,在整個國中教育下來,孩子們不再思考,他們在等答案。這樣的不思考真的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。其實我們都會擔心,AI的時代來了、機器人的時代來了,如果你不好好動腦思考的話,接下來可能很多人的工作都會被機器人取代掉。那到底可以怎麼辦?

後來,來到喜閱樹,我有更多機會去接觸不同年齡層的孩子。一般而言,國小孩子的學習熱忱比國中生更高,更不要講我自己的孩子──零到六歲的孩子,他們的想法是沒有框架的,有各種可能性。所以你可以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:孩子在長大的過程中,腦袋漸漸地就不動了,他就在等你的答案,這到底是為了什麼?

我們現在都說,體制內的教育有問題,可是那個「有問題」到底在哪裡?

我自己身為一個從體制出來的老師,我會覺得最大的問題在於:我們太要求孩子去找出所謂正確的答案了。他給出正確答案就是對,他沒有給出正確答案就是錯,卻沒有讓他有機會有充分的思考。比如說:去思考為什麼是這個答案?為什麼一定這個答案才是對的?為什麼不能是其他答案?或者,對於這個答案,我內心真正的想法是什麼?我覺得那是身為人很重要的一個部分。可是在我們的體制之中、在整個教育的環節之中,卻讓孩子們慢慢地去失去這個最珍貴的一部分。

這是我想要做喜閱樹,做所謂「閱讀思考教育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。

不是談閱讀而已,真正的核心還是在「思考」。比如說,你如何去理解一個文本?你讀完之後有什麼感受?我們可以從思考的過程出發,再回到自己的生命之中,然後去想說:這個東西對我而言到底有沒有意義?它的意義到底在哪裡?

還不只是自己的思考而已。我們在與其他人互動的過程之中,還可以去看到別人的思考,去傾聽別人的思考,這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。我是這麼想的,可是他可能是那麼想的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思考過程,都沒關係,就讓它展現出來,不見得有對錯。

讓每個人內在的東西出來,是很重要、很珍貴的一個過程,這才是我覺得真的「好的教育」的本質,也是我想要訓練給孩子、或帶孩子去領會的一件事情。所以在我的課程裡面,會反覆地有這樣的機會。因為我覺得好的閱讀思考教育是:老師丟問題下去之後,先讓孩子有充分的時間去思考,然後再讓孩子好好地表達,說說看自己是怎麼想的,為什麼這麼想。

喜閱樹的所有課程核心,都在做這件事情。而我認為,在國文科的教育裡頭,其實最重要、最珍貴的,也就只是這件事情──閱讀、思考、傾聽、表達。這些能力應該自小好好地被反覆訓練及培養,而不是被用「正確答案」及「對錯」這種單一標準一路扼殺。

課間觀察》學習的樂趣應該來自學習本身

【學習的樂趣應該來自學習本身】

文│梁虹瑩老師

在3C產品誘惑極大的時代裡,看到一整班的孩子閒來無事都在看書,應該會有極大的滿足感吧!

這是喜閱樹的課堂上常見的風景。

喜閱樹的閱讀與理解班集結了一群不同年齡層,閱讀理解能力不盡相同,也不見得同樣愛看書的孩子。但來到喜閱樹,他們很習慣會到外面的書架上拿一本書,看到上課時。上課時認真上課,寫完學習單,再拿起書來看。這是喜閱樹常有的課堂氛圍,孩子自己形成的,我從不刻意強調什麼。

學習單對每個孩子來說不盡容易,很多孩子要豁盡力氣、絞盡腦汁才能完成一半的題目,但在老師的耐心引導、陪伴之下,我也常看到孩子就這樣一題一題找到答案,一字一字把答案寫上去。然後他們的閱讀理解能力和學習成就感,就在這一字一句,一步一腳印的練習中逐漸累積。

好玩嗎?不盡然。但是在每一堂課後,會看見孩子或多或少透露出一種滿足的學習後的微笑。他們感受到自己動腦了,他們知道自己學習了,他們明白自己又有一些進步了,這不就是最真實的學習的樂趣嗎?

學習的樂趣該來自哪裡?

我不認為是老師絞盡腦汁設計的好玩的遊戲。但如果你用心設計了每一堂課,讓孩子能循著你的步驟前進,順利完成每一次能有的學習。當孩子能感受到自己的習得與進步,學習的樂趣自然會產生。你說是不是?

帶孩子自學前要如何準備? — 【Super 教師媽媽的自學經驗談】系列之二

談到「帶孩子自學」,會聽到兩種心態。

第一種是偏向悲觀與膽怯:「學校有那麼多老師,每個老師各自負責專業科目,而且各有多年教育經驗。和老師們相比,我哪能教孩子呢?」

另一種偏向自大與輕忽:「國小和國中的課程能有多難?我還在當國小與國中生的時候就在教同學解題,後來還當過家教,現在我大學/碩士都畢業了,要教孩子豈不是易如反掌的事?」

蕭千金老師,擁有十六年教育經驗的國中教師,同時是手把手帶孩子自學的家長,在她看來,這兩種想法都偏極端:指導孩子學習,並不是「一群老師」才能辦到的事;但卻也並不是家長隨隨便便就能單槍匹馬,披掛上陣。

以蕭千金老師本身的例子來說,儘管她有教育專業,有多年經驗,在帶小四的女兒自學之前,還是用了一年時間踏實準備,才讓這一年的自學經驗充實順利。她大方地分享了自己的準備過程: Continue reading

什麼樣的情況可以讓孩子自學? — 【Super 教師媽媽的自學經驗談】系列之一

「應不應該讓孩子自學呢?」現在愈來愈多家長在思考這個問題。這也是您的困擾嗎?

雖然教育體系整體而言正在改革轉變,但每個學校改善的步調、積極度並不一致。「給每個孩子最合適的教學」仍然是當前教育體制難以達到的目標。如果兒女學習狀況不太理想,身為父母,應該給孩子施壓?開導兒女忍一忍?還是毅然決然離開制式教育體系,走上自學之路?

蕭千金老師在景興國中已經任教 16 年,有豐富的體系內教育經驗,而且著力於「學習者中心」課程教學的教學理念,獲得105年 Super 教師評審團特別獎殊榮。在 2016 年,她從學校請一年假,帶著就讀小四的女兒申請自學。蕭千金老師是體制內資深教師,同時又是自學生父母,她怎麼判斷孩子自學的合適時機?

Continue reading

孩子為何排斥閱讀?小心,問題可能出在大人身上!

「我孩子高中了,只愛看漫畫,只要書上的文字一多就不想看。」「孩子升國二,如果有時間就只看電視,從手機看影片,我一直要他多看書,卻講不聽,我們還因此吵架。」「我孩子讀國中,學校功課做完後,時間都用來玩電動遊戲,從來就沒看他自己拿書起來讀。」

閱讀,你說難嗎?國中以後,大部分日常用字都認得了。那說簡單嗎?卻有許多孩子不愛閱讀、排斥閱讀,讓家長相當困擾。在以「閱讀」為主題的沙龍講座中,家長們提起他們的憂慮,就說個沒完。

「喜閱樹」教育機構負責人梁虹瑩老師,原本在體制內擔任國文老師,早有豐富的經驗。這幾年走出體制,專門研究與教育兒童與青少年的閱讀能力。一般孩子不愛閱讀、排斥閱讀,梁虹瑩老師多年來觀察到好些原因。

Continue reading

身為老師的第一任務:要讓學生感受到美好

作者:謝宇程(喜閱樹教育機構策略長)

身為老師的第一任務該是什麼呢?許多老師都會在教學生涯中行經歧路,發生理念與現實的衝突與掙扎。但「喜閱樹」教學機構的梁虹瑩老師現在非常清楚:「我的第一任務,是讓學生『感覺到美好』── 文學的美好、世界的美好、自己的美好。」

因為,追本溯源,讓她成為老師的起因,其實就是在求學階段,一連串「美好」與「不美好」的經驗。 Continue reading